<address id="vdpbr"><listing id="vdpbr"><menuitem id="vdpbr"></menuitem></listing></address>

<noframes id="vdpbr">

    <noframes id="vdpbr">

        <noframes id="vdpbr"><span id="vdpbr"><th id="vdpbr"></th></span>
          <sub id="vdpbr"><listing id="vdpbr"><listing id="vdpbr"></listing></listing></sub>

            當前位置:文檔之家 > 淺談中學生記敘文中的語言把握

            淺談中學生記敘文中的語言把握

            淺談中學生記敘文中的語言把握

            言為心聲。語言是人們交流思想,傳情達意的工具。口語是這樣,書面語也是這樣。對中學生來說,記敘文寫作仍是訓練的重點。記敘文要寫好,就要有過硬的語言功夫,文章才能富有文采,從而產生感人的藝術魅力,給人以潛移默化的影響。語言功底深厚,震撼讀者心弦,給人以美的享受,乃至征服評委,閱卷者,即使內容、結構諸方面有點缺憾,高超的語言表達能力也能予以彌補。反之,語言表達能力太差,功底太薄,即使構思再好,布局再妙,材料再精,情節再動人,語言表現不出來,那可真是茶壺里煮餃子——有貨倒不出來,白瞪眼,干著急,要想提高寫作水平恐怕也是極為困難的。可見寫好記敘文,語言是不可忽視的,它對一篇文章的成敗有著舉足輕重的作用。

            中學生要把記敘文寫得文從字順,不容易;要錘煉語言,增強其表現力,更不容易。那就要有杜甫“語不驚人死不休”的堅定決心,要有賈島“兩句三年得,一吟雙淚流”的練字功夫,要有鍥而不舍的頑強毅力,否則一切將是一句空話。學生李娟《最使我難忘的一件事》中寫“我”的同桌李銘學習好,樂于助人。當“我”數學成績很差,準備放棄時,他來到“我”身邊,為了讓“我”數學早點趕上同學,每天中午提前到校給我補課,使“我”又找回了自信,充滿了希望。經過一段時間幫助,“我”在數學測驗中居然得了94分,“我”很感激他。有一次,“我”問他為什么對我那么好,他表情一下變得嚴肅起來,說:“我不希望跟我坐在一起的人是一個什么都不會的笨蛋。”這句話是由原句“怎么?連這個都不懂!笨蛋!”修改提煉而成的。原句不文明,不得體,易傷害同學的自尊,我問他能不能再想想,把它提煉得更好一些,她欣然答應了。修改后的這句話是經過提煉的典型化的口語,既帶有強烈的激勵性,又有一定的刺激性,催人向上,促人奮進。正因為如此,“他的這句話深深印在我的心里”,“我多么希望我的同桌永遠不變啊!”可見這句話錘煉得何等好啊!如果學生在寫作文時都能字斟句酌,還怕作文語言水平提不高嗎?

            學生記敘文的語言不但要錘煉,而且要講究形象、生動、活潑、口語化,否則,人們無法欣賞,何來魅力?怎能感人?學生張宇在《令人發笑的一件事》中寫自己膽小,在星期六晚上父母都不在家,“黑暗”與“我”作伴,周圍一片寂靜,忽然傳來細碎的“咯吱”聲,心情頓時緊張起來時,她這樣寫道:“我屏住了急促的呼吸,又用手拼命按住顫抖不停的腿,心狂跳不已。我想,會不會是……想到這兒,我打了一個寒戰,全身的汗毛都豎起來。我不敢再想下去,轉身走到門背后,拿起我的防身武器——半截拖把桿,嘴里喊著:“妖魔鬼怪盡管來,我不怕你!”正在這時,只聽見‘哐當’一聲,我簡直毛骨悚然了,起了一身雞皮疙瘩,不由自主地跳到床上,閉著眼,拼命揮舞著手中的半截拖把桿”。她說的孩子話,做的是孩子事,反映的是孩子生活,音容笑貌,言談舉止,活靈活現,躍然紙上。她用經過提煉的語言,把自己害怕的情景描繪得惟妙惟肖,如見其人,如聞其聲,如臨其境,給人以美的藝術享受。記敘文語言以形象、生動、活潑見長,盡可能調動多種多樣手法,力求最佳效果,高興時要能寫得讓人捧腹大笑,前仰后合;哀傷時要能寫得讓人淚如泉涌,悲痛欲絕。只有這樣,文章才能感動人,教育人。

            學生記敘文要反映學生生活,適合學生特點,語言就要如行云流水,自然成文;如生機勃勃的孩子一樣,活蹦亂跳。學生王成在《歡樂的時間》中寫星期天的快樂,“我往往約上幾個同學,一大早便出去玩。一路走,一路唱:‘我想唱歌

              无码中文亚洲AV先锋